《穿越成了炮灰女配》穿书却成恶毒女配她拟好休书送给男主

时间:2022-09-13        

  哈喽大家好,作为一名资深书迷,解决大家书荒的烦恼当然是我的责任,从今天开始会为大家持续推荐小说,喜欢的朋友还请从文章链接观看,这样也算对小编辛苦写文的支持,不多说了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吧!

  #小说推荐#小编的精彩推荐:《穿越成了炮灰女配》穿书却成恶毒女配,她拟好休书送给男主

  短书评:丁孜怡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人,因为她即将要把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子推下山崖。 七天前,她突然来到这个世界,在还没来得及观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,就被人一掌拍晕了过去。

  微弱的火光勉强可以认清前行的路,她摸索着来到黑漆漆的洞口,犹豫了一番,进,可能就是非常脾气暴躁的战斗龙,小命休已;退,可能就是未知的危险,小命休已。左右衡量了一番,她还是打算先去周围探探环境。书中说战斗龙这个时间还在睡觉,只要自己不发出大的声响,应该不会吵醒它。丁孜怡蹑手蹑脚的前进,途中还不小心绊到几块小石头,每发出一阵声响,她的心就可嘣一声。直到最终又绕回了黑漆漆的洞口,不知道这个阵法到底是如何运行,她从上面落下来,却找不到出去的路。最终,丁孜怡心一横,轻轻地推开了门。沉重的石门发出轰隆隆的声响,丁孜怡的心也跟着轰隆隆的跳。好在推开门后,一片光亮,没什么异常。

  丁孜怡也不甘示弱,只好接着往前走。直到他们走进村子,里面的人才像是刚看到他们一般,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走上前来:“两位,这是从哪儿来?”“我......我们是要去探亲的,路过这里想要过来修整一天,不知是否方便?”丁孜怡随口一扯,影视剧中住店问路总用那些探亲的借口,在这用一下也不过分吧?老婆婆笑着问:“探亲呀,那你们两位的亲戚是在什么地方呀?”“就在两河派,还远着呢。”徐墨走上前,四周打量了一番。这里看起来和普通村落没什么两样,但却处处透着诡异,全场只有这个老婆婆问他们,剩下的人像是没有看到一样。老婆婆上前挡在徐墨面前:“看两位气度不凡,想必是修仙者吧?不知拜入了哪个门派下?”“我们两个就是散修,平时也是游历四方,没有什么门派。”徐墨却偏偏不如她意,绕过她继续往里走。

  短书评:苏幼恩穿进了一本古早虐文里,成了书里最倒霉的恶毒反派。 先是遭受灭门之灾,为活命在西厂当了五年太监。 后又被某太监带回家,给她认了两个哥。

  要是能天天吃到苏漾做的菜,那就好了。可惜,也就只有苏砚生辰的时候,苏漾才会亲自下厨。平常都是苏庭随便煮几碗稀饭,随便对付过去的。苏漾平日里要忙学堂里的事,很少有机会能回来煮饭。今天还是他跟学堂告了假,这才能让幼恩一饱口福。就在几个人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,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。苏庭下意识开口:“儿啊,快去开门。”幼恩刚咬了一口荷包蛋,有些不情愿的站起身,挪动着极慢的步子,朝着门口走去。敲门声却越来越急。她懒洋洋地隔着门问了一句:“谁啊,大中午的不在家吃饭,跑这里作甚?”“是我!江允南!”“江允南?”幼恩连忙打开门,瞧见他的第一刻便问道:“你不是回去成婚了吗?这个时间来我这作甚?”江允南耷拉着脸,脸上写满了烦闷。

  陆廷额间渗出冷汗,支支吾吾地解释了一句:“说得对,这银子...我本该退还给林小公子的,只是因为书院事物过于繁忙,这才耽搁了。”他神色慌张,此时只想快些逃离尴尬现场。江允南却对他不依不挠。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你是嫌林家给的银子太少了,所以才没还回去呢。”他这轻轻松松的一句话,彻底激怒了林超与。林超与揪着陆廷衣领的手更用力了一些,似是把满腔愤懑,都积在了这只手上。“陆廷,你给我等着!既然你看不上我们林家,那我就让你看看,我们林家的厉害!”说完,他猛然松开了那只手。陆廷一时没站稳,险些没摔倒在地上。只见林超与径直绕过了江允南,气势汹汹地朝着躲在角落静静看戏的苏幼恩走去。

  短书评:林晓词穿越了! 身份是一本古言里的恶毒女配,为了接近男主一路作死。 得知真相,她决定远离男主一家,珍爱生命。

  对于林清词这种不择手段主动追求男人的无耻行为,懒得在她身上多费口舌。林清词风尘仆仆的回到自己所在的别院。凝香守在门旁,林清词到跟前时她微微矮下身子正准备行礼,只听林清词说:“你下去!没有我的同意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,就是大公子也不行。”“可是大公子……”林清词不耐烦的挥手打断凝香的话:“没什么可是的,赶紧下去!以后我的话就是命令,不得异议。”她得赶紧把牵牛花吃了,否则等家暴男回来她找不到机会。她推开房门进入室内,凝香脸上带着焦急,作势跟进来:“小姐,大公子他……”“你到别院门口守着,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当着府里其他下人的面对你动手吧。”林清词哐当关上门,动作利索果断。

  林清词暗嗤,假正经!埋怨道:“又等?我今天一直在等,早知道你是这样带我逛市集,我宁愿在家念经抄女戒。”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!叶少卿默然不语,拖她远离小院才松开她。五分钟不到,出来一位穿戴还算不错的中年妇人,长得算周正。妇人一边整理衣裳,一边气急败坏的匆匆往外走。后面跟着那个解签的神棍,手忙脚乱的扯她衣襟。林清词心想女人可能没满足,生气了。神棍拦不住人,恼怒的拍了两下大腿,等人走远骂骂咧咧的对着女人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。转身时看到叶少卿和林清词站在他对立面吓的一个踉跄,打结巴:“二……二位什么时候来的?有何事找老朽?”林清词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自称老朽,还在大白天拐女人的回来。

  今天的推荐就是这些,不知道有没有朋友们喜欢的,如果你想和小编交流,随时在评论区留言,小编每条评论都会回复哦,祝大家有个心情愉快的一天!